Recent Posts

從地溝油事件看食物安全源頭管理

從地溝油事件看食物安全源頭管理

曾耀源

(廠商會檢定中心)

香港九成以上的食物是進口的。關於進口食物的安全性,香港很大程度依賴出口國/地區對食物的管理制度和監察力度。若果食物在出口前已有問題,即便香港在入口、批發和零售層面進行食品抽驗時 "幸運地" 發現問題食品,亦只是 "後知後覺 " ;及後對問題食品進行追溯和回收,亦只能避免食安問題擴大,並不能確保同類問題不再發生。

最近發生的地溝油事件,便曝露了出口地區台灣對出口食油生產的監管不足,亦證明了入口地區香港單靠抽驗食品不能有效保障食品安全。

台灣對出口食油生產的監管

一般來說,政府部門對食物加工廠的監管總離不開強制廠商向其登記、要求廠商遵守食品良好衛生規範(Good Hygiene Practice GHP) 和/或實行食物安全重點控制系統(Hazard Analysis Critical Control Point HACCP),並且派員定時或不定時對企業進行實地巡查和抽驗食品。理論上來說,這些措施應能確保食物安全,但為甚麼還有問題食油的出現呢?

這可能有幾個原因:

第一、官方例行巡查次數太少和查看不夠仔細,未能發現問題原材料(例如不適合人類食用的飼料油)的存放和使用;

第二、食品生產商刻意隱瞞或竄改問題原材料的購入記錄和使用記錄、出示偽合格証明(例如公證公司出具不實的輸入食品證明文件)等;

第三、官方例行檢測項目(例如重金屬)不能顯示摻偽假冒或以非法原料製造之地溝油;

第四、抽樣數目不足和不夠科學(例如不夠隨機),未能全面反映食油的品質情況;

第五、檢測技術上的限制,沒有國際認可的科學指標可判斷是否地溝油。

如何加強源頭監管

1) 入口時出示衛生証明書

出口國/地區對食品生產的監管力度往往與入口國/地區的食品入口要求有關。以食品安全標準最為嚴格的歐盟為例,歐盟國家要求所有進口食品必須附有來源地官方機構簽發的衛生証明書,以茲証明該批食品是否食用安全。為了兌現衛生証明書上的 "書面承諾",出口國/地區會對這些 "特別" 食品加大監管力度,並增加檢測項目和檢測次數。然而,在台灣地溝油事件發生前,香港並沒有強制台灣輸港食油須附有官方衛生証明書。

2) 定期派員到出口國巡查

對於 "高風險" 的食物,入口國/地區亦應定期派官員到出口國 "核實" 衛生証明書上的承諾是可信的。"核實" 方法包括到訪出口國官方機2構,瞭解他們對出口食品的監管方式和情況;巡查出口食品企業包括農場和食品加工廠,確保他們的投入品(例如種子、農藥、疫苗、飼料、加工原材料、生產用水等)和整個生產流程都記錄在案、有官方或認可第三方機構出具的檢測報告等。除了確認這些 "上游" 環節外,下游支援行業(例如運輸、批發等環節)同樣要放入一環緊扣一環的監察系統內。這就是 "從農業到餐桌" 的概念,內容強調食物安全策略從源頭開始並有整體的涵蓋性。現時香港政府會派員外訪一些 "高風險" 食品(例如內地供港蔬菜、活豬、活雞和活淡水魚等)的養殖場和食品加工廠,但並不包括台灣輸港食油生產基地。

3) 加強搜集黑心食品資料

黑心食品最令人頭痛的地方在於其 "未知" 成份。例如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發生前,沒有任何食物安全機構能聯想到奶類可能含有工業用的三聚氰胺,因而不會把它納入例行檢測項目。若果沒有 "知情人士" 舉報,要找出 "未知" 的有毒添加成份彷彿大海撈針。無可否認,各國政府和學者們對食物中可能含有哪一種有毒有害物質的認知,多數來自文獻記錄。

這樣的話,誰能夠提供文獻沒有記載和 "新創" 黑心食品的資料呢?答案當然是黑心企業的員工或其同行。因此,維護食物安全的責任並不限於政府,還需要業界檢舉黑心商人的 "惡行",讓食物安全機關得悉非法添加物的 "真正身份",從而進行突擊稽查和檢測,以杜絕黑心食品流出市場。為鼓勵更多人舉報,政府既要採取保密措施以保障檢舉人的安全,亦應設立檢舉獎金作為檢舉的誘因之一。

4)提高檢測能力

要識別黑心食品,便須要增加人力、物力和檢驗設備。以 "地溝油" 為例,現時還沒有一種特定的科學方法可識別食油是否含有 "地溝油"。所以,國際間只能靠 "食油" 的食用安全性指標 (例如苯並(a)芘、黃曲霉毒素及金屬雜質等含量) 判斷該食油是否可以接受。

結語

從食用安全性而言,只含極少量 "地溝油" 的食油或許不會對人體造成不良影響。然而,為令入口商 "安心" 輸入食油、食物製造商和市民 "放心" 使用食油,研發識別地溝油的檢測方法還是有迫切需要。在成功研發檢測方法之前,加強源頭監管便顯得更為重要。因此,確保香港的進口食物安全是一項既獨特又複雜的工作,涉及出口國、香港政府和業界之間的配合。

#latestnewsoffoodqualitytesting #食品檢驗最新資訊